那些嫁到台湾的新娘,你们还好吗?

1987年台湾当局宣布开,

放台湾居民到大陆探亲,

海峡两岸长期隔绝状态就此打破。

在此后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,

两岸的情感纽带也越来越紧,

并因此产生了近40万对两岸婚姻,

影响超过数百万两岸家庭。

这些两岸婚姻家庭,

其中有三分之二的长居在台湾。

她和丈夫孤注一掷贷款三千万台币开民宿,遭遇旅游业大幅萎缩;她在台湾在台湾坚持民族声乐,并成功举办了一场大型个人演唱会;她为了一个贴心的体己人,远嫁台湾;她嫁到台湾后,十年的时间里,整日围绕着家长里短……

远嫁,是孤独、幸福还是无奈,让我们来一起听听他们的故事…..

高骋:我在台湾为父母送终

高骋照顾母亲

高骋,上海人,22年前嫁来台湾,今年53岁。

高骋是家里的独生女,1996年刚从上海嫁来台湾时,她的母亲63岁,父亲已经67岁了。

高骋:刚来时通讯不方便,主要靠写信,后来打国际电话,一个礼拜打一两次。

那时候高骋和家人讲好:每个礼拜六、礼拜天晚上,没事情电话就响三次;如果电话再一次响下去,就有事情跟他们讲,他们才接电话。有一次电话响到第二声妈妈就接起来了,我就说:你怎么接了,讲好不接的;她说,我想听听你的声音。

高骋:我爸说,女儿在哪儿,家就在哪儿。

海峡两岸一水之隔,却犹如千里,彼岸的父母身体日渐衰老,留给高骋的时间不多了。

2011年,高骋将已经八十多岁高龄的父母从上海接来台湾,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。然而来台后的第三年,父母先后重病入院。

高骋:妈妈以前打篮球、练太极拳,妈妈是突发性脑出血,快两年了。

高骋的母亲在当地的一家医院里住院,每天上午高骋都会来这里护理。由于平时上班忙不过来,她花钱请了一位护工帮忙。

由于高骋的母亲没有台湾的全民健康保险,一切医疗费用全部要自费。住院的这两年多,他们已经欠下的费用达到了两百多万新台币,约合人民币四十多万。

高骋来台后经历了两段婚姻,现在的丈夫,两人在六年前相识并结婚。丈夫和前妻有三个女儿,而高骋至今没有自己的孩子。父母重病的这几年,两人的感情也陷入困境。

两人的家在另一个城市,父母生病的这几年高骋几乎没有回去过。丈夫每周周末会来看一次,每次都当天返回却不过夜,两人往往见一面后就各自回家。

高骋:有一段时间他很少来,他每次都说压力大,要养三个女儿。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(时)各自飞,我为爸妈而活,他是为女儿活儿。

从母亲所在的医院出来向北两公里,高骋又赶往另一家医院,每天照顾完母亲她都要来到这里,继续照顾在这里住院的父亲。

高骋的父亲六年前因肺炎住院,一直以来靠呼吸机维持。几年的时间,他已经欠下这家医院医疗费高达800多万台币,约合160万人民币。两位老人总计一千多万台币的欠费,让高骋已经没有了退路。

高骋:他们情况现在越来越差,我也做好思想准备,哪天有什么状况,就不要急救了。心里想,他们也痛苦这么久了,我也痛苦这么久了,如果这次真的不好就放弃吧。

父母每一次病情反复,对高骋都是一种煎熬。

高骋:自己也蛮失败的,现在想起来也有点后悔,毕业之后就一门心思想出国,什么都没有考虑;后来那些同学也都成家生小孩,还蛮幸福的。

报应吧,现在真的蛮凄惨的,唯一的是,爸爸妈妈还在身边,心里才有一丝安慰。如果爸爸妈妈没有了,台湾真是,没什么可以留恋的地方了。

高骋告诉我们,经过痛苦的挣扎,她决定在今年四月份清明节期间放弃父母二人的治疗。

李赛娟:我在台湾开民宿

李赛娟去机场接大陆游客

李赛娟,湖南人,台东一家民宿客栈老板娘,今年33岁。

2008年大学毕业后李赛娟去广东工作,在工作中她和丈夫相恋并结婚,2012年考虑到孩子的教育问题,两人选择回到台湾创业。

这两年台湾的旅游住宿业严重萎缩,台东很多民宿已经纷纷倒闭。

李赛娟:我们台东比较明显,平日基本没什么客人。

李赛娟夫妇俩背负三千万台币贷款盖好的民宿,也是他们自己的家

这栋建筑从2012年开始施工到竣工,整整用了两年多的时间,相对于大部分民宿一年左右的工期,可谓是工程浩大。盖这栋房子总共花掉了3000多万台币,约合人民币600多万。

李赛娟:我们刚开始用地去贷款,贷款完了下来以后,后来用房子来贷款。现在生意不太好,压力蛮大的。我们没有退路,只有前进。

然而这无疑是一场豪赌,至今夫妻二人还有2000多万贷款没有还清。

盖民宿借的三千万有三分之一都用在了软装日用品上面

这两年游客减少,经济压力增大,但夫妻二人仍然坚持客房用品不减配,自己一家人的开销则是能省就省。在这样一个经济不景气的年代,一家人就这样相互鼓励,互相打气。

李赛娟:上次台风的时候我受伤了,头一直流血,第一次看到先生想要哭。我生小孩的时候,他都没有哭。他说,跟着我你受苦了。

在李赛娟的客人当中,老顾客占据了相当一部分比重。夫妻二人四年多的用心经营,也得到了认可。

李赛娟:有很多客人,走了以后寄回来的卡片,感谢我们;还有客人直接在我们的杯垫,或者卫生纸,直接写Thank you,或者是一些很感谢的话。每次收到这些,我都很开心,会把它们全部收起来,连卫生纸都收起来。其实我要求的很简单,只要家里人身体健康。

民宿老板娘李赛娟一家人

每周无论多忙,李赛娟夫妻二人总会抽出一两个小时带着孩子来到海边散步,自己的家已经成了民宿,这无尽的海边就变成了属于一家人独有的轻松时光。

由于民宿长期需要夫妻二人照管,李赛娟从2012年来台以来,至今已经七年没有回过湖南老家了。

李赛娟:前年的时候,我妈去采收梅子的时候跌倒了,她一个人倒在那个树下很久没被人发现,流了很多血。那几天我打电话过去,他们故意没有跟我讲。后来,出院有几天了,我姐姐才打电话跟我讲,叫我不用担心。

那个30年前在湖南的小山村里奔跑的小姑娘,从嫁来台湾那一刻起,对她来说,故乡已变作他乡。

宗菊梅:我在台湾,参加大选

宗菊梅自己也是一位大陆新娘,她和丈夫是在大陆相亲认识的,认识17天后,就定下了婚约。

大甲妈祖绕境是台湾民间规模最大的宗教活动,至今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,从4月13日起,一共9天8夜的时间,众信徒手持香旗,徒步随行,每年这样的盛会期间,都会有许多公益团体在路边提供服务。

作为彰化市新住民发展协会的会长,宗菊梅率领自己的会员在市政厅门口摆起摊位,为信徒提供免费餐食。

宗菊梅带领新著民发展协会的会员

在大甲妈祖绕境期间提供免费餐食

宗菊梅出生在江西扶州的一个小县城上,家庭条件在县城中算是很不错的,她也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,在当时她与相亲对象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,亲戚朋友们都不太理解,这门亲事。

宗菊梅:早期嫁过来的,大家都迷失在台湾是一个非常先进、有钱的地方。而早期会去娶大陆女生的男生,会有很多原因:要么这个男生有身体的残缺,要么经济条件不是很OK,或者男生是比较木讷型……

在八年前,彰化还没有一个以新住民为主的团体,宗菊梅便成了第一个创办者,宗菊梅的协会里目前已有会员,400多人,想要当好一名理事长,她的工作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当天的活动结束后,宗菊梅来到了她的协会办公处,今天有一位大陆姐妹来向她求助。

宗菊梅为大陆姐妹请律师解决离婚后孩子抚养费的问题

经营协会八年时间里,宗菊梅至今帮助大陆姐妹们解决过100多件案例。

宗菊梅:我这几年没有赚到什么钱,因为协会是公益的,也没有薪水,但是只要姐妹有事,我都会愿意去服务,能去协助到我尽量都会去协助。

由于经营新住民发展协会的关系,宗菊梅接触到不少政府机关,并且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和人气,她不再是一个局外人,今年的台湾大选,她觉得自己的时机到了。

宗菊梅:想要促使我参选的有主要是三个原因,第一个就是我在彰化做了18年,我觉得彰化没有任何的一点改变,没有发展,反而没落了。

台湾的选举每次都犹如一场大战,只要站出来选,参选者们难免会遭受非议。宗菊梅已经清楚的知道参选带来的后果。

宗菊梅:压力相对来说就会大,至少你的行程每天是满的,你可能从早上五、六点你就开始跑行程,跑到晚上半夜。人家的婚丧喜庆,庙里拜拜,只要有人潮的地方你就得去,你就得去动,让人家认识你、知道你,然后把你的诉求出来,你的票源才会出来。你的家庭,你的婚姻状况你的孩子,包括你的家人,所有都不能有负面,就是只要你有负面他都翻出来,台湾的政治就是这样子。

欢迎锁定《凤凰大视野》,收看《嫁到台湾——陆配12个人史》。

编辑:苏珍妮、晓静